上学时候偷老师丝袜的经历

w650 (6).jpg

曹老师说。对啊,脚上的丝袜起皱了,没跟脚很好地相配。我伸出双手颤抖地抚摩着,这是我第二次碰曹老师的脚,感觉如触电一般,要知道这一刻我以前做梦也不敢想,现在居然变成了现实,以前只能望着鞋子里的丝袜脚浮想翩翩,现在居然可以自己亲手“炮制”。我看着丝袜里朦胧的脚趾,终于忍不住吻了下去,曹老师并没有怪我,当我吻她的脚的时候,她也把丝袜完全穿好,说道:“小李,下次再说吧,老师送你回去。
我叫“简繁”朋友都开玩笑叫我“监犯”。今年27岁了,我现在真的变成丝袜的监犯。因为我迷恋女人穿过的丝袜。我总觉得女孩的连裤丝袜有种特别的感觉,于是,我总爱将其捧在手里嗅来嗅去,为此我曾偷过女孩穿过的丝袜。我知道这是自己心理的问题,但我又控制不住,和我相处两年多的女友一直不知道我这样,我觉得愧对女友,想向她坦白说明,又没勇气。昨日,简繁向记者讲述了我的这些经历,心理医生称简繁的情况属于心理疾舶恋物癖”,我应该在医生的指引下进行专门治疗。
  10年前上瘾
  简繁家住吉林市舒兰,现在九台打工。自从10年前开始,我不知怎么的开始喜欢闻女孩穿过的连裤丝袜。“因为我上学比较晚,10年前才读高三,那时起,每次看到女孩的丝袜,我心里就迸发出一种特别的感觉。”简繁说,我自己也不知道那种感觉应该用什么词来形容,尤其是看到女孩穿着短裙的时候,看到女孩修长性感的双腿,心里就很想拥有女孩身上的那双丝袜。我不喜欢女孩别的东西,只有连裤丝袜,而且是女孩穿过的丝袜,我觉得是丝袜上那种特别的味道深深吸引了我,并且感觉到有一种满足感。
  两次偷女袜
  简繁说,最初的时候,我的这种感觉不是很强烈,后来越发强烈。高三毕业后,有一次我在德惠一居民家的门口看到院内的衣服绳上挂着女孩连裤丝袜,当时我跑到院内就将丝袜偷走了。“那是我第一次偷丝袜,其实偷完丝袜之后,我的内心很痛苦,更痛恨自己的这种行为。”简繁苦恼地说,当时我将丝袜拿到自己的住处,只要想起来的时候,我就将丝袜拿出来,捧在手里闻个不停。
  据简繁讲,还有一次,我在小吃部吃饭,亲眼看到饭店的老板娘将脱下来的连裤丝袜扔到了柜子里,当时我离开小吃部的时候,趁老板娘不注意,又将丝袜偷走了。简繁坦言,我所偷过的这两双丝袜,自己至今还保留着。
  还喜欢受虐
  “其实一直以来我都很痛苦,我想戒掉自己的这种不良嗜好,但每次都控制不祝我曾经从网上查到在长春有专门的施虐者,我就喜欢被虐待。”简繁直言不讳地说,我曾为此来到长春四次,接受对方对我施虐,而且花了不少钱。用我自己的话说,自己像狗一样不停地舔和闻女子身上的丝袜,觉得舒服而且满足。此外,简繁还向记者透露,我只喜欢女孩的连裤丝袜,而和性无关,我并不喜欢女性身上的任何器官。
  两年多前,简繁认识了现在的女友,两人感情一直很好,女友白天工作很忙,我们只有晚上在一起。简繁说,近段时间以来,我发现自己的这种癖好日益严重,经常在女友不在家的时候,就将女友穿过的丝袜拿起来嗅来嗅去。两年多来,女友一直不知道我有这种癖好,因为我在女友面前从未流露过。“我觉得自己挺对不住她的,想告诉她,可我又没有勇气。”简繁称,以我和女友的感情,如果我戒掉这个不良嗜好后,和女友承认一切,女友一定会原谅我的。
  典型“恋物癖”
  就简繁的问题,记者咨询了阳光心理援助中心的格林主任,我告诉记者,像简繁的这种情况,属于明显的心理疾舶恋物癖”,需要在医生的正确引导下进行专门的治疗,治疗的期限需要根据患者的求助愿望以及领悟能力来看。“恋物癖”并非与生俱来,而是属于心理疾病,和此人成长的环境以及经历有关,患上此病的人以男性居多。
  格林主任说,恋物癖若没好好治疗,病程常会非常慢性化而令患者羞怯而痛苦一生。恋物癖不是控制力所能控制住的,如果长期下去不接受治疗,很有可能影响到婚姻生活。
美女老师穿过的丝袜~~~~~~~~~~~

  记忆中这是一双曹老师穿了一天的丝袜,虽然如此,可丝袜的味道并不浓烈,而是刚刚好,这说明曹老师没有脚臭,我兴奋得闻着。过了好一会儿,曹老师洗完了澡。她已经换上了一套黑色连衣裙,只是跟往常我所见到的不同,她没有穿丝袜,而是光脚穿着拖鞋。她走进房间,说:“好啦,我送你回去吧,那双白色的丝袜就送你吧。帮我从衣柜里拿双灰色的丝袜来。”“老师,你还穿丝袜啊?”我特别兴奋。“是啊,我是一天也离不开它的,穿着它很舒服,其实你欣赏我的腿,我的丝袜,我挺高兴的,女人都喜欢被别人所欣赏。你想看我穿吗?”老师说。“想!当然想!”我大声回答。我打开衣柜,里面有好几条我经常见到老师穿的裙子,丝袜更是多不胜数,各种颜色的都有,我颤抖着双手摸了摸,这些就是老师每天穿在脚上,为老师的美腿装饰的丝袜啊!我曾经那么多次痴痴地看着,现在它们就在我的眼前,而且我还亲眼看着她的主人穿上它。

我取了一双深灰色的丝袜递给老师,我记得曹老师前天就是穿这种颜色的丝袜。曹老师接过丝袜,我也在那椅子边蹲了下来。曹老师先把右腿抬起搭在椅子上,那白里透红的脚离我的脸很近,我忍不住要亲一口。我想配上深灰色丝袜肯定会更美。曹老师拿起一只丝袜,丝袜很长,垂了下来,曹老师双手提着,她知道我很想看,于是慢慢地向上卷,保证我每一个动作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直到把丝袜卷成了一圈。她右腿的五根脚趾翘起,她把丝袜套了上去,再用双手拉了拉袜头,使得袜头的那袜缝正好对准脚趾头,然后再拖着丝袜往回拉,除了脚裸与脚后跟,脚的前部分已经被丝袜包住了,比起光脚,丝袜包着的脚更另我兴奋,我真的很想抓着曹老师的右脚吻一吻,我努力克制着自己。曹老师继续穿着丝袜,她拉着丝袜转过脚后跟,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这时的右脚已经被丝袜裹住,曹老师双手在脚上和腿上整理着,不让丝袜起皱,接着拉着丝袜慢慢往上,直到丝袜与腿合二为一。她再用双手抚摩着右腿,把丝袜捋平,一条完美的深灰色的丝袜腿呈现在我眼前。深灰色的丝袜包着雪白的腿是多么亮丽的风景线啊!曹老师已经是很慢地完成穿丝袜的过程了,我也饱了眼福。曹老师又拿起另一只丝袜。我低声说:“老师,脚的部分我帮你穿吧。”曹老师点头示意,把丝袜递给了我。由于裙子比较短,我不好意思要求帮她穿腿上的部分,但穿脚上的部分我已经很满足了。我学着曹老师把丝袜卷成一卷,原来穿丝袜还挺麻烦的,但曹老师就是喜欢穿丝袜。曹老师把左脚伸了过来,放在椅子上,我如法炮制把丝袜套在脚上,慢慢得往回拉,丝袜转过了脚后跟上了小腿。“把皱的地方捋平。”

曹老师说。对啊,脚上的丝袜起皱了,没跟脚很好地相配。我伸出双手颤抖地抚摩着,这是我第二次碰曹老师的脚,感觉如触电一般,要知道这一刻我以前做梦也不敢想,现在居然变成了现实,以前只能望着鞋子里的丝袜脚浮想翩翩,现在居然可以自己亲手“炮制”。我看着丝袜里朦胧的脚趾,终于忍不住吻了下去,曹老师并没有怪我,当我吻她的脚的时候,她也把丝袜完全穿好,说道:“小李,下次再说吧,老师送你回去。”她伸回脚,站了起来,想鞋架走去,而我却意尤为尽,呆呆地看着她的丝袜,想着从赤脚到穿好丝袜的整个过程。曹老师取下一双长统黑皮靴,正是前天穿的那双,她把脚伸进去,拉上拉链,我从来不知道曹老师穿皮靴也是这样的诱人,而她前天就是穿着深灰色的丝袜和这双皮靴来上课的。曹老师向我招了招手,说:“小李,来,我送你回去。”我从头到脚打量着曹老师,好美!简直就是女神。我忍不住说:“老师,你再穿一次给我看行吗?”再穿一次意味着就得又脱下皮靴和丝袜了。曹老师笑着说:“你饶了老师吧,很晚了,再不回去你父母会担心的,以后再穿你看吧。”我只好央求她,最后,她答应了。于是她弯下腰,拉下右腿上皮靴的拉链,然后左手扶着墙,抬起右脚,左手把皮靴脱了下来,我目不转睛地看她脱下靴子。她又走到床边,但并不坐下,而是直接左脚踏在床上,像洗澡那样,把丝袜脱了下来,又是一次赤脚与丝袜脚的比较。好不容易曹老师又把丝袜皮靴穿上了,我拉着曹老师的手说:“老师,你真的…..你真的太好了。”曹老师抚摩着我的头,说:“好了,别再调皮啦,老师答应你,以后有空再穿脱给你看。”我依依不舍地带上那双白色的丝袜离开了曹老师的家,曹老师把我送到家门口,我们道了别。
  从那以后,我就经常到曹老师家看她穿脱丝袜,无论哪种颜色,我都亲眼看过她穿跟脱,有时我也会买丝袜给曹老师。我们在一起度过了美好的时光。

关键词:丝袜控